研究靳尚谊的绘画技巧

靳尚谊的绘画技巧

潘公凯评述

坚持不懈的选择

我们从他的画作中不难发现,他确实较多地借鉴古典大师的某些技巧,但也溶入许多印象主义的甚至表现主义的手法,直至中国画的用笔与神韵。不同时期手法也常有变换。

他近年作品却多有减弱侧光突出边线的变化。同时他的油画画法采用的也并非古典技法,而完全是比较自由容易抒发情感的近代直接画法,显然他“转益多师”的终极目标,还是要在不断探索与创造中,打造与完善自家之面貌。

张祖英评述

论靳尚谊的艺术成就

在艺术表现方面,我们可看到靳尚谊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运用了不同以往的用笔技法,即在大的色彩、黑白关系基础上,突出用“点”塑造形体的技巧,这是他从美国考察回来,悟到欧洲油画强调明暗体系特性后,为追求作品的力度、浑厚感和强化画面在技法上进行的探索.之前他塑造形体的用笔几乎都是“扫”就的,而“扫”不得当往往容易陷入简单。而现在用“点”,因面积小,使得明暗及体积必须一点一点转过去。既深入又明确,生动而不腻,在小范围内,形成严密、丰富,层次多的特点,并造就一种雕塑感。尤其在明暗转折、方圆处更能随心所欲地处理,犹如雕塑,既可打磨得十分光滑,也可处理得厚重、苍劲,达到心中所追求的质朴感,力度和厚度。

靳尚谊用点塑造形体的研究,始于《塔吉克新娘》《树荫下的少女》,当时画面的“点”只是作为作品深入阶段的一个过程,在完成的作品上, “点”的效果并不显著,之后由自发到自觉的追求,发展到1987 年创作的《医生》一画则着意保持并加强了用“点”的笔触效果,使宝石般的色点形成韵律,流转在整个画面中,给人以很深印象,尤其是在背景中用“点”形成的B超肝脏图形,更由于点的交叉、闪动,形成一种动态,起着烘托画面主题的作用。

曹意强评述

线到边线

靳尚谊在艺术探索中,始终力求把握住内在理念与外在再现之间的平衡。事实上,就视觉再现而言,内在的理念全赖外在的表现即对形体的塑造。如上所述,靳尚谊早年已意识到从“结构”出发去观察、刻划形体的重要性。而后,他在西方研究了欧洲大师的作品,进一步体会到这种再现是由界定形体范围的外形线与被包容其中的形体的具体关系来实现的。即是说,在二维平面上塑造具有三维空间效果的坚实的结构或形象时,外形线的处理至关重要。靳尚谊将之概括为“边线的处理”。边线指外形的转折,人们通常以“虚”处之,即是说,用模糊法将边缘形体与背景混合,以拉开与内缘形体的距离,造成纵深的感觉。这种画法亦即上文提到的“晕涂法”,若运用不当,易于产生形体松散、色彩与形体塑造脱节的缺陷。毋庸违言,这依然是我国油画普遍存在的问题。[10]靳尚谊的《塔吉克新娘》(1983年)、《高原情》(1986年)、《老桥东望》(1995年),以及80年代所画的一批人体, 都旨在解决边线问题。画家把每一条边线都刻划得清清楚楚,饱满丰盈,毫无单调和单薄之感。仔细研究这些作品,我们仿佛觉得可以笔尖追溯那边线所包含着的形体的起伏变化,它们的圆满与贫乏、坚实与柔弱,甚至骨架与肌肉间各种层次的质地和表面。在此,肯定的边线与内部形体协和,突出了形体的塑造感,强调了形与形之间的穿插和递进关系,从而增强了画面的立体和空间效果。边线的恰当处理,不仅关乎形体的塑造,而且影响人物情态的刻划。

林笑初评述

靳尚谊始终认为在油画语言上的研究和突破,是使中国的油画艺术具有民族特色的重要基石。他在自己的油画创作中,不仅吸收了油画从古典到现代在用笔上的特点,而且在笔触的表现上不断地加入中国绘画写意的特点,把中国人运用笔墨的优势融进油画语言的表现中。这使他的作品在审美倾向上具有中国特色,“点”的用笔方式构成了抽象美的形式语言。

靳尚谊体会罗工柳《毛主席在井冈山》的背景最早使用米家山水的点彩画法,米芾的山水很像印象派的点彩,所以靳尚谊在画文人画家的肖像时,作品的背景用了点的办法。

简森•爱德华•考夫曼评述

从一位中国艺术家研究一位西方古典大师想到的

油画本身是西方再现世界的一种艺术模式,与中国的艺术传统有天壤之别。中国画是用毛笔和墨画在纸上的单色绘画,形态各异的笔触塑造成形;图像倾向于平面化,光和深度主要依靠氛围来凸现,并不表现具体的光影反差和立体透视。西方油画画在木板或亚麻画布上,用融为一体的多层次笔触来达到制作细致的表面和具有光影效果的体积造型。科学的透视方法给油画带来了光学精度,从而获得空间效果。靳要探索的西方艺术的媒介和描绘模式对于中国艺术家是一个新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