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评论靳尚谊

评论

《青年女歌手》

潘世勋评论

《坚持不懈的选择》

1985年以后连续完成的几幅代表作品,我认为其中以彭丽媛为模特的《青年女歌手》一幅最为成功,这幅画不仅最能显示他深厚的造型功力与熟练的绘画技巧,最能显示他捕捉并突出人物性格特征的过人本领,构思之巧,构图之精也都超越了他以前作品。他将一个现代人物与古代的山水画放在一起,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与现代生活相联系,这本来反差极大,甚至超越时空,但他通过微妙色调的把握、虚实节奏的控制,竟处理得天衣无缝浑然一体,使典型环境与典型形象达到空前的统一。见过这幅油画的人都会承认,它很有时代气息,很有民族精神,也最具有靳尚谊肖像艺术不同于前人、不同于他人的个性特征。

靳先生又画了彭丽媛的肖像,留给我更深的印象。这张青年女歌手的肖像很大气,特别是人物的造型与背景上富有气势的宋人山水气韵贯通,形体的处理很微妙。如果说塔吉克姑娘还有些欧洲人的特点的话,这回靳先生可是以现实中国人物的形象创造出含蓄、典雅、沉静、和谐、单纯的古典美。


曹文汉评论

《瞬间的永恒•读靳尚谊四幅油画肖像有感》

《青年女歌手》是靳尚谊又一幅有新的探索和追求的肖像作品。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靳尚谊在每一次或每一阶段的创作实践完成后,便很快地把自己思维的焦点集中在自身上面,从而发现自己在艺术上的不足之处,首先他觉得过去的有些作品,自己在所描绘的形象中情感的注人不够鲜明和强烈,另一方面,有些作品还不够成熟,造型上还不够洗炼、单纯,色彩上也不够浓郁、协调,背景和人物的结合还不够有机、和谐。在这种思维和情感的孕育中,他找到了所要描绘和塑造的对象,《青年女歌手》这幅肖像作品也由此应运而生了。人们在这幅作品面前,似乎听到了彭丽媛那清泉般的歌声,看到了她那质朴而优美的身影,画面中的形象和演员本人是那样的厂致与和谐,甚至比本人更富有艺术魅力。对于这幅作品,靳尚谊谈到:“1984年我创作了这幅作品,几十年来,我一直酷爱音乐,特别是民族民间音乐,那独特而优美的旋律和情调一直深深地打动着我,而彭丽媛是在这一时期民族唱法的优秀代表,她的形象质朴、敦厚,有一种典型的东方美。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社会上和文艺界一些不良倾向,甚至有些丑恶现象,这使我深深地痛苦,我非常想摆脱一下,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更多的只能在自己的作品中,在自己所塑造的形象中追求着生活中的高尚、和谐、理想,甚至是一种近乎圣洁的美,我不知不觉把这种思绪和情感注人了自己的作品之中。同时我还在作品中体现出一种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因此在人物的背景中安排了宋代范宽的山水画。在艺术技巧仁,我也更加注意造型上的单纯和洗炼,色彩卜的浓郁与协调,以及人物和背景的整体艺术效果。”因此,人们在欣赏这幅动人的肖像作品时,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对生活中美好事物的无限向往和追求。与其说这幅肖像作品画的是歌唱演员彭丽媛,不如说是我国80年代青年人典型形象的真实写照,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在这幅肖像画的深层看到了艺术家本人的炽热情感与追求。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青年女歌手》这张作品是典型体现了艺术家的审美追求。画面在光线的运用上采用了正面受光来突现轮廓和色块结构,使人物的形象更为突出,平光使线的感觉更为突出和明显,更具中国绘画的特色。模特庄重、深沉、凝练的中国气质,是作品人物精神上的魅力。

靳尚谊采用中国水墨画作为背景来凸显中国特色也是率先而为。中国山水画的那种淡雅、深沉、幽静的气息和人物的气质融合在一起,非常和谐自然。

青年女歌手

《送别》

钟涵评论

《从近距离到远观》

送红军长征出发一幅保持了时代气氛的真实,不作后来那样教条主义的浪漫夸张,今天看来已经是有识之作了。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送别》是靳尚谊革命历史题材画的代表作品。画面的旋律依托了民歌《十里送红军》的音乐主调,在构图上以一种无限延长的横构图方式,色调深沉,人物往画面远处消失,近景突出了送别时对话的情景。

送别

《十二月会议》

钟涵评论

《从近距离到远观》

《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上的形象,就把一种推动历史的宏大气概很好地凝聚在一个生动而又坚实的姿态独创之上,如此概括得收放有度,正是画家风格所见长的一个里程碑。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体 现了靳尚谊在历史肖像画创作上独具风貌的艺术样式。画面选取毛主席作报告时手推向前方的动作,其象征革命形势不可阻挡,凸显了人物形象的气魄。

《十二月会议》


《向维米尔致意》

简森•爱德华•考夫曼评论

《从一位中国艺术家研究一位西方古典大师想到的》

《向维米尔致意》的三张系列作品,这批作品表现了古代和现代的矛盾统一。画面是古代风景和现代风景的超时空组合,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之情感的现代转变,是艺术家尝试一种新的绘画样式,具有鲜明的现代性特征。

1、《新戴尔夫特风景》

靳的《新戴尔夫特风景》会被误认为是维米尔的原作。构图与尺寸大致一样,占据维米尔原画画布三分之二的天空,是精确的临写。但细看之下,意味就显现出来。靳升级了画中的场景,描绘的是当代的景象。虽然他从维米尔的原画中复制了一条驳船以及前景的小块河岸,但他添加了几个着现代服饰的人物。

2、《戴尔夫特老街》

他用同样的方式临摹维米尔《戴尔夫特街景》(约1657-58,阿姆斯特丹荷兰国家博物馆)。构图与维米尔的原画基本一致,小巷和画面左半边的天空都是从原作临写而来。靳的版本名为《戴尔夫特老街》,他对右边的画面做了改动。

前景部分,门口处的女人和步道上的小孩被靳用他在城里别处拍到的场景进行了替换。一个男人站在一辆摩托车旁,在房子底层的平板玻璃窗户上有一张很大的广告图片。

3、《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靳改动的第三张是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约1665-66,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一个占据画面四分之三的少女胸像,她透过自己的左肩看着观众。靳复制了人物的位置、她的蓝黄色头巾和黄色服装、耳环上耀眼的高光以及黑色的背景。不同在于他微妙地改变了她的凝视,使之具有颤慄感,还在中下部将她的手提到胸前。他将这幅作品命名为《惶恐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但她看起来略有一点忧虑,而不像害怕。

在每一幅画里,靳都保留了维米尔原画的构图和气息,还将他的画装在荷兰样式的黑色画框里,进一步让观众错以为看到的是维米尔原画。细看之下却发现出人意料的物象,以及作画手法上的差异。维米尔画画耗时耗力,要上很多层半透明的颜料,有时用笔触造成一种类似釉彩的光泽。靳使用的是一种更简要的技法,浅浅地造型,用精心挑选的油彩轻涂,近看时每一笔都可辩认。

《新戴尔夫特风景》
《戴尔夫特老街》
《惶恐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塔吉克新娘》

张祖英评论

《论靳尚谊的艺术成就》

《塔吉克新娘》的创作,标志着靳尚谊进人了新的境界,他从一般的忠实对象的情绪出发的局限中摆脱出来,加强了处理对象的主动性,运用古典主义手法,强明暗的处理,轮廓明确、色彩单纯强烈,以塔吉克新娘优美动人的形象,略带羞涩、拘谨的表情及对追求幸福生活的强烈、奔放的感情,予人一种美好、纯洁的触动,表现出靳尚谊自己对生活的主观感受和强烈向往,从而把自己的艺术风格、审美理想、生活抱负融为一体,创作个性得到更鲜明的发挥。

曹文汉评论

《瞬间的永恒•读靳尚谊四幅油画肖像有感》

《塔吉克新娘》这幅油画肖像作品问世后,立即在我国油画界以至整个美术界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这幅肖像画,以其柔和而细腻的笔触,单纯而强烈的色彩,凝炼而概括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一个面带羞涩、拘谨、充满对未来幸福生活憧憬的优美而具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形象。人们在这幅作品面前似乎领悟到了作为油画肖像艺术那丰富的内涵,在这有限的艺术空间却能表现出广阔和深邃的无限,它可以引起人们强烈的共鸣和极为丰富的遐想。不仅如此,在这幅油画肖像画中,人们还能充分领略到油画的艺术技巧和规律,以及油画语言的丰富性和独特性。也可以这样说,在油画语言的运用上,在油画技术、技巧的发挥上,似乎已经达到了淋漓尽至的地步。也许正因为如此,自这幅力作问世后不久,在靳尚谊这种画风的周围,形成了众多的赞赏者和艺术上的追随者,从此在我国油画界形成了一个中国油画古典风的艺术群体。

《塔吉克新娘》这幅油画肖像作品,以它独具的艺术魅力和娴熟的艺术技巧征服了广大观众,在靳尚谊的众多肖像作品中属于最优秀作品之列,它也必将在我国油画肖像作品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塔吉克新娘》作品采用明暗(侧光)强光影的方式,造成深暗和立体的感觉;笔法隐含在形象中,画面表面均匀光洁、细腻唯美;色彩单纯,以强烈的红黑两色为主,使人物产生神秘感并强调表现精神性。

《塔吉克新娘》

《孙中山》

曹星原评论

《遨游在第三文化空间》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靳尚谊采用寓意性古典主义写实手法,创作了一系列历史人物肖像画,其中的《孙中山》一作典型地表现了中国画中所强调的对“真”的追求和新古典主义手法对寓意性的人物刻画的完美结合。主题似的背景空间压缩成一个立于人物身后的一个屏风般的平面。

以减法来处理背景恰好又与中国肖像画中以空白为虚拟空间的“计白守黑”有异曲同工之妙。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孙中山》这件作品是1986年为孙中山诞辰120周年而创作,表现了孙中山站在广州珠江岸边的情景,作品反映了特定的时代特征,同时又表现了“国父”的一种庄重和威严。

《孙中山》

《髡残》

曹星原评论

《遨游在第三文化空间》

更典型的“以虚托实”的例子是他作于1999年的《髡残》。 坐在笔触堆砌的画中山上的画家髡残似乎是他背后的山峦的一部分,又似乎髡残和背景同时风格化了的表现手法。从罗工柳的《毛主席在井冈山》到靳尚谊的《髡残》,中国油画家对西方写实主义中的“真实”的理解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不再是中国式的笔法来描绘“真山实岭”,而是用油画材料的“笔墨”探寻绘画的真实。如果靳尚谊在背景的山峦的描绘上多取一些山水笔墨中的干、湿、枯、润、涩、缓、疾、等变化,进一步将人物形象虚入绘画语言中,画僧髡残的悲凉与颓废但决不屈服的风骨可能会更为“真实”地在绘画语言中彰显。所谓“笔与神合”而非形与神合。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髡残的山水繁复严密也比较适合用油画的方式来表现,油画笔触的质感比较坚实、浓郁,比较适合表现髡残山水的气质。靳尚谊在 《髡残》这幅作品的布局上把人物置于真实的山水 环境之中,使人物和环境更好地融合在一起相得益彰。

《髡残》

《归侨》

曹文汉评论

《瞬间的永恒•读靳尚谊四幅油画肖像有感》

《归侨》是靳尚谊1980年所创作的一幅油画肖像作品。1979年,他作为中国美术家代表团的成员,赴原联邦德国进行考察。面对许多西方油画大师的真迹,从内容到形式,从油画技巧到物质材料的运用,他都进行认真的思考和全面的研究,为自己今后油画创作汲取丰富的营养。回国后,他先后去敦煌、山西永乐宫等地,对我国古代传统壁画进行潜心的学习和钻研,而中国传统壁画中的宏伟气魄,线条的装饰风格,色彩的强烈与和谐都给予他极大的启发,也正是在这中西文化、确切地说是中西绘画的比较与碰撞中给予他新的感悟和启示。继而,一系列探索性的油画肖像作品如《思》《探索》《雕塑家张润凯》等便应运而生,而《归侨》则是这些作品中探索性质和艺术追求上较为鲜明的一幅代表作品。

《归侨》中,人们看到了一个具有南国风韵的华侨女青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衬托出一张秀美的面孔:宽阔而棱角分明的前额充溢着填密的思维,黑白明澈的双眸闪烁着智慧和特有的深情,丰润而柔美的双唇显示出一种自信和刚毅,双手交又抱臂,轻松自如,毫无任何拘谨做作,修长、白晰的左手抚握着白色的小书……这是一个性格内向,深沉、自信、刚毅,有着一定生活阅历和具有较高文化素养,对生活有着美好追求、丰富而饱满的海外华人青年的典型形象。

在谈到这幅作品的创作过程时,靳尚谊简洁地说:“《归侨》是1980年的作品,当时我开始尝试想把中国传统壁画这一形式和油画进行一些结合与交融,想探索一下具有中国特点的油画装饰风。《归侨》中的人物是我的一位海外朋友,对她比较熟悉,是一幅写生作品,画面主要想表现海外华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和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这种明确的艺术追求和探索使得靳尚谊在这幅作品中进行了情感上、艺术上全面的投人,从而使他能在整个具体作画过程中,在准确而生动的塑造人物形象的同时,挖掘而展现其丰富的精神世界。在油画语言、油画技巧等方面的探索和追求上,虽然他认为是处于开始阶段,但却没有使人感觉一种生硬和肤浅,而他的这种探索与追求和人们的普遍心态与欣赏习惯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人们明显地感悟到:整个画面漾溢着下种宁静与和谐的气氛,在这宁静与和谐里则蕴蓄着一种深沉而内在的情丝,构图布局饱满而整体,人物形象生动而优雅,色彩运用含蓄而和谐,笔触纵横有力而细腻,人物形象的现代意识与背景壁画的古色古香巧妙地溶为一体,造型中的块面塑造与线的流畅运行整体协调,从而使这幅作品构成了靳尚谊油画肖像艺术新的起点和新的界标。

《归侨》

《医生》

曹文汉评论

《瞬间的永恒•读靳尚谊四幅油画肖像有感》

《医生》作为一幅油画肖像作品,向人们所展示的是一种具有现代意识和风格的艺术作品。画面中呈现的是一位我国典型的中年知识分子的形象,作万我国的中年知识分子,他们承受着巨大而沉重的负荷,在我国现代化的建设中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构成了我们民族的中坚和脊梁。靳尚谊塑造的这个医生形象,人们可以看到:在那严肃的表情中似乎包含着一种强烈的优患意识,那有力的双手则显示出一种坚毅的自信心。作为一种具有现代意识和现代风格的作品,绝不能理解为是一个单纯的艺术风格和手法问题,而且应具有丰富而深邃的思想深度和与此相统一而协调的艺术风格和艺术手法,两者较为完美的结合才有可能形成一种艺术语言中的现代意识。在谈及这幅作品所形成的过程时,靳尚谊说:“这幅作品创作于1987年,我想通过这幅作品表现现代人和现代科技成果,我觉得现代意识最根本的内涵是对人的潜能发现和挖掘;医生是挖掘人内在构造的技师,而艺术家挖掘的则是人内心深处蕴藏的奥秘,那就是人的精神世界。为了表现自己的这种思维,在医生这一形象的处理上,我利用大的块面,方形的造型进行塑造,整个形象严肃、深沉、饱满并富有很强的力度感。在画面总体设计上,在人物与背景的安排上,打破了正常的透视关系,背景用放大的B超影象作为陪衬,与人物的内心世界有机地联系在一起,形成一种较为强烈的现代感。”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医生》这件作品的背景使用了象征性的手法,用>B超肝脏投影的图形来烘托医生的肖像。靳尚谊努力挖掘和表现对象作为一个医生和当代知识分子的身份,他对人、生活、世界的一种沉重的思考状态。背景形成的重色块和主体人物鲜明的强明暗造型形成一种对比关系,使得人物的形象突现和丰满。

《医生》

其他作品

林笑初评论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老桥东望》表现了意大利现代社会年轻人对宗教信仰的疑惑。画面中修女在虔诚的姿态下并非专注的表情,神情调皮地斜视观众,情绪表现得十分细微,迷醉、空虚和困惑。古老与现代的矛盾,对于信仰态度的变化,这种怀疑如果究其更为广泛的意义也是有感于社会现实之中集体信仰的沦丧。

作品《醉》采用日本浮世绘作为背景形成画面平面上的抽象美。画面描绘的人物是亚洲人的面孔,虽然意旨日本人的现状,但同时观众产生的联想是中国年轻人当下心态和由此产生的心灵共鸣。

《惊恐的妇女》 是艺术家表达对于世界范围内的社会现实的关注,这种人类的情感表达有深远的意义。作品单纯的黑色“金字塔型”结构,显示了西方古典油画中的抽象美,使观众的视线集中到人物的面部表情。 Arial;

《肖像2004》采用了古代文艺复兴侧面像的形式。画面中突出人物轮廓,压缩了明暗的黑白对比,强化色块之间的美感。靳尚谊意图在画面里表现出现代社会的年轻人一种忧郁略带迷惘,沉默而不失典雅的心理气质。

《蜻蜓》采用了对角线的特殊构图,参考法国纳比派的风格和画法,设计了色彩与色点的点彩方式结合,使画面富有装饰性。

《王英肖像》这幅作品 ,在 构成和平面化的方式上借用了莫迪里阿尼倾斜的画面处理方式。

《林笑初》作品 运用了克里姆特的平面化处理人物的方式。

《白衣女孩》借用了雷 诺阿的虚化朦胧的用笔方式。

《自然的歌》这张女人体作品是靳尚谊进入古典主义风格的探索。他开始研究西方油画中古典的技术问题,解决他作品中的“体积感”问题。

《双人体》这张作品完善了古典方法的研究,画面深入而完整,是靳尚谊人体作品中的经典。

《背》这张女人体的表现上,靳尚谊改变了细腻的用色衔接的古典方式,加强了色点在画面上的意义,使画面有一种颤动的空气感,笔触活跃,色彩的追求更为微妙沉着,色调十分典雅唯美。

《登上慕士塔格峰》是一件表现时事题材的主题创作。这幅作品,体现了靳尚谊对外光条件色色彩的研究;同时反映出他在情节性绘画创作中对多人物构图的控制塑造能力。

《踏遍青山》的构思起源于毛泽东于长征途中在马背上创作的一首词《清平乐·会昌》。画面运用了灰调子,井冈山上阴云盘旋的大片天空,远处延绵起伏的山峦,中心人物在画面中耸立,自然界的雄奇与革命的浪漫主义精神竞相呼应,使画面呈现出大气磅礴之势。

周恩来在《和平的讲坛上》这件作品,描绘了周恩来在演讲时的个性和神韵,是靳尚谊的第一张油画创作。画面构图选择了表现一个单体人物的样式,是靳尚谊在肖像创作上单纯、整体、大气的艺术风格的体现。

《瞿秋白在狱中》 这张创作力图表现瞿秋白在狱中写遗书《多余的话》的时候内心那种矛盾的复杂情绪,深入地描绘了人性的真实和复杂性。选择这样一位革命的知识分子作为创作对象,也符合了靳尚谊对于真诚人性的一种认同感。

《小提琴手》是靳尚 谊早期的知识分子肖像创作,作品描绘的是女音乐家陷入创作沉思冥想的状态。这张作品人物构图饱满完整,环境处理简洁大气,色调鲜明而和谐,形象的塑造十分深入,画面的情调和人物的神态非常含蓄。

《画家黄永玉》这张作品是表现艺术家黄永玉的肖像,人物的背景环境运用了画家本人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内容“荷花”作为衬托。作品背景的处理方式体现了靳尚谊在80年代初开始探索民族传统形式,表现平面装饰效果。

《画家詹建俊》是靳尚 谊表 现艺术家同学詹建俊的作品。靳尚谊运用强烈、坚硬的风格,以方笔触造型使形体更加方和硬,色彩更为强烈,符合了作品表现的对象詹建俊大气磅礴的个性气质,同时使绘画表现的方式和被描绘的艺术家本人的绘画风格交相呼应,协调一致。

《果实》这张作品,选择了一个当代城市女孩作为模特,背景描绘了树叶和果实,借用了拉斐尔前派那种古典的,带有装饰性的象征主义手法。女孩手中拿着一枚果实,正在凝神暇想,似乎是一枚蕴含着欲望与生命的果实。通过女孩的动态和表情,画家着意表达一种青春典雅之美。

靳尚谊的文人画家肖像既是对古典文人心境、品格独白的回 应,也是在探索中国笔墨精神的复兴问题。比如《画家黄宾虹》,靳尚 谊提 炼了黄 宾虹作品中墨点的元素,而且使墨点的感觉更为抽象,背景中所呈现的暖调子的灰紫和墨色很接近,同时又能体现油画中的高级灰的色彩美感。

八大山人是花鸟画家,其风格简练历练,画面空灵。靳尚谊在表现《八大山人》的 时候抓住他在水塘边休息的瞬间,而且采用特殊的俯视角度,这样使画中水面无限延伸开来,水天一色,造成一种混沌的蒙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