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展览开幕

2013/10/24 17:23:06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相关链接:

  尚谊《向维米尔致意》网上研讨会

  在线展览: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

  公凯:“后古典”的端倪

  迪安点评《向维米尔致意》

  徐冰: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学术主持手记

  曹意强:从《向维美尔致意》所想

  简森•爱德华•考夫曼:从一位中国艺术家研究一位西方古典大师想到的

展览开幕现场

靳尚谊致辞

  (雅昌艺术网讯 郑晓芬)2011年6月11日下午3点,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尽管外面的天气是大雨倾盆,阴晴不定,馆内确是人潮涌动,热闹非凡,远远超出预期。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吴长江,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副院长徐冰,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油画家杨飞云,艺术评论家邵大箴、殷双喜,靳尚谊先生好友著名油画家詹建俊以及靳尚谊各时期的学生悉数到场。中央美术学院同时还为此展举办图籍首发式、网上研讨会开启式及在线展览首播式。

靳尚谊在徐冰的陪同下参观展览

  本次展览主要展出靳尚谊三张临摹维米尔的画作:《惊恐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新戴尔夫特风景》和《戴尔夫特老街》。这三幅临摹维米尔的作品,是靳尚谊先生09年带领学生探寻荷兰艺术大师维米尔的家乡戴尔夫特时构思所作。靳尚谊先生一方面追求油画的表现力,力求达到大师的高超技艺水平,同时在每张画作中也寄托了自己对当下社会的关注与感受,意在改变古典、面对当代。靳尚谊表示,他很早就喜欢维米尔,09年在海牙美术馆看到这三张画,有很大的感触,回国后就萌生了临摹的想法。

《惊恐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此次展览虽然只有三幅新作,是一个小型的展览,但是它具有非常强的探索意味和创新性。本次展览最大的看点还在于对于整个展览的策划及布局,除展示三件临摹作品外,还通过“在中国看维米尔”、“解读维米尔致意”、“靳尚谊临摹作品欣赏”、“新思维的开始”四个部分对靳尚谊的艺术创作之路进行梳理,表达靳尚谊先生对于大师的敬仰之情和自身的感受,更向外界传达了中央美术学院对油画的本土经验及新的文化情境的探索,是现代与古典的对话,是艺术发展的未来取向。

《老桥东望》

  第一部分“在中国看维米尔”,通过东西方有关维米尔的出版物进行对比,介绍维米尔早在民国期间就被介绍到中国,而靳尚谊先生对维米尔以及欧洲古典油画的研究也是投入毕生的精力;第二部分“解读维米尔致意”,通过《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戴尔夫特风景》、《戴尔夫特街景》三幅作品的原作复制品、个人速写及创作草图,以及展览学术主持徐冰与靳尚谊先生的对话,直观解读靳尚谊先生《向维米尔致意》的创作过程及其创作意图;第三部分“靳尚谊临摹作品欣赏”展示了靳尚谊早期的素描、油画作品,揭示了靳尚谊先生对油画的热爱以及不断的探索精神,他对于油画体系及美的追求从未停止过;第四部分“新思维的开始”展示靳尚谊先生的几幅表现当代社会的经典肖像作品,其中《老桥东望》是其用早期文艺复兴的形式表现当代社会的第一幅画,另外还有《醉》和《惊恐的妇女》。正如靳尚谊先生所说的“表面看,我画的是肖像,研究的是技法,实际上我是在研究形式语言的变化,这种语言表达了我的心情,跟我关注的内容密切结合。”

观众仔细观摩作品

  本次展览除作品本身外,展览的理论评述及展览策划、图籍统筹都受到美术界的关注,潘公凯先生提出“后古典”概念,详解欧洲油画发展历时性与中国油画现代性的共时性;而展览图籍采用立体编辑方式将展览方式植入画册,导览读者在纸媒中参与和画家、评论家的对话,可以使展览延伸。最后的纪录片也详细记录并解读了展览策划从学术到技术的点滴,现场观众热情高涨,好评如潮。

靳尚谊接受采访

杨飞云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

詹建俊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

  此次展览的另一个引人关注的亮点是将少数人发言的研讨会首次变为网上研讨会,意在提倡一种思辨之风,延承中央美术学院活跃的艺术精神,力求号召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参与其中,通过雅昌艺术网的虚拟会场,让中国之风吹开世界之窗。

 

  相关阅读:

  维米尔 Johannes Vermeer (1632-1675)

  荷兰黄金时代绘画大师,与梵·高、伦勃朗合称为荷兰三大画家。他刻画人物的精湛技艺使无数画家叹为观止,对光线与色彩的应用更是这样直入画境。他的作品,往往是在平凡中现出悠远的寓意和深刻的哲理,既通俗朴实,又神秘莫测。维米尔的作品大多是风俗题材的绘画,基本上取材于市民平常的生活。他的画整个画面温馨、舒适、宁静,给人以庄重的感受,充分表现出了荷兰市民那种对洁净环境和优雅舒适的气氛的喜好。他在艺术风格上也别具特色,他的绘画形体结实、结构精致,色彩明朗和谐,尤善于表现室内光线和空间感。维米尔的绘画给人一种真实性,除了日常生活中的真实之外还使人感到一种信仰上的真实感。他的画光线并不是太多,却给人以明亮的感觉。画中这种平实的情感起到了净化人类心灵的作用。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为维梅尔最伟大的作品,与达·芬奇《蒙娜丽莎》齐名。此画面世三百多年来,世人都为画中女子惊叹不已:那柔和的衣服线条、耳环的明暗变化,尤其是女子侧身回首、欲言又止、似笑还嗔的回眸,唯《蒙娜丽莎》的微笑可与之媲美。这摄人心魄的“回眸”,与画龙点睛的珍珠耳环,浮刻在深色背景之中,使神秘女子似要向画面深处走去,“她踯躅与明暗之间,仿佛此去即与我们永别。”画中女子的真实身份,亦如《蒙娜丽莎》一样,是一个千古之谜。

展览学术主持徐冰致辞

展览理论评述潘公凯致辞

展览图籍主编范迪安致辞

 

靳尚谊借阅欧洲古典艺术图册的记录

新戴尔夫特风景

戴尔夫特老街

  

(责任编辑:郑晓芬)
分享到: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3 雅昌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