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靳尚谊专访:“艺考热”带来美术教育的隐忧

2013/10/25 13:36:50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  从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至今已有30年的时间,本网记者在高考恢复30年的大背景下,邀请中国美术界的著名教授、艺术家等来与我们共同探讨30年来艺术教育的状况和存在问题。   6月7日是2007年全国高考的第一天,上午9:00本网记者在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办公室采访了靳先生。   记者:您是1949年入学中央

推荐关键词:艺考热 靳尚谊

  从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至今已有30年的时间,本网记者在高考恢复30年的大背景下,邀请中国美术界的著名教授、艺术家等来与我们共同探讨30年来艺术教育的状况和存在问题。   6月7日是2007年全国高考的第一天,上午9:00本网记者在中央美术学院靳尚谊办公室采访了靳先生。   记者:您是1949年入学中央美院油画系,在大学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靳尚谊:读研究生大概也就一年多时间(不到两年),学校就让我考到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了,那个班当时的学员是很特殊的都是教员、还有教授参加学习的,只有我唯一一个学生在那里上课。他们是以老师的身份来的还有薪水,1957年毕业以后,我就正式工作那就等于研究生毕业了,   记者:那时的考试是怎样的?   靳尚谊:那个时候的考试是非常简单的。   记者:专业设置上是怎样呢?   靳尚谊:那个时候是考到一年级(预科)就考素描。   50年代以来到现在考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问题就在于美术院校包括其他艺术院校考试,和原来的考试比都是考实践课,是不是?因为你学画要考画、写生啊,这类的考试不存在应试教育的问题。其他被艺术类大学就应试,我考试我得背,这个没有问题。文化课不主要,重要的是专业课,文化课跟其他大学一样。艺术院校它的专业课考试不存在应试教育的问题,因为考得是能力(照着对象画、写生的能力)。所以高考几十年来考艺术院校特别是美术院校没有任何问题,选择是很准确的,你画得好不好一看就能看得出来。你别说现在都是经过附中学习高考了,像我那个时候根本什么也没有学过。   记者:当时是爱好?   靳尚谊:因为连爱好都谈不上,我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因为这是公费有助学金我才考的,我当时学之前没有见过任何绘画(见都没有见过),听说也没有听说过。临时考试因为我一个亲戚在这个学校,说你现在经济困难这个学校公费,你小时候也喜欢画画就考试吧。我没有见过,也没有学过,但是大家都是这样的,谁的素质好不好,一画清清楚楚。有了附中那就是他们都学过几年考试了,这个时候不一定比以前好,就是这么个情况。那么到了前几年国家有一个变化就是扩大高等教育的招生人数(以前都是很限制的),因为以前都是公费的国家要限制高考教育的人数,后来学费都增加了要扩大招生,大概有两、三年时间吧,扩大招生没有几年。   扩大招生后美术院校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什么呢?   因为不知道扩大招生报名人就非常多,因为招的人要多了,以前我们要招100人,后来要招500人。当然慢慢扩大先是200人,那么一下上万人来报名。以前就是几百人报名,它是报考先看成绩,原来先看成绩,拿着成绩作业来然后选择这里好的准许他报名,所以一般都是5:1这样一个比例来招生的。因此我们的考试比较复杂,它画人像要准备很多模特,本来有那么几百人报名选择几十人,一个系也就是四、五十人考试,这个系我就摆几个模特,我要是摆静物摆几组静物,大家就画有两、三个教室,一个教室可以放20人或者10几个人,50个人三个教室就差不多了,要是装20个人两个教室摆几组静物、摆几个人物就可以了。这一下来几千人到一万人,就是它摆作业模特就来不及准备了,场地都成问题了这是突然的,这下子他们就没办法了。逐渐地就想出办法来,比如说画石膏像没有那么多同样的石膏像,那要是画人临时要找很多人来也挺难的,得事先准备、还得招。画石膏像得有很多同样的石膏像,这也不够了结果怎样?把石膏像拍成照片,放在那里上百人临摹。   记者:这样拍成照片的考试,角度包括光线是存在问题的?   靳尚谊:等于我拍一个正面的石膏,就是这一个。这一个可以一、两百人来画,因为放很大挂在那里大家就临摹不是写生了。这就出问题了,临摹比写生简单得多了,是不是?这且不说!静物要考色彩,比如说静物我摆苹果、摆一个罐子,这个就同样要摆这么多一样的罐子、苹果,又找不到了。最后就出题目默写,我出个题目这个题目都是保密的。三个苹果的静物或者两个桃子的静物就出题目,到时候这个学生一进来打开卷子一看什么题目就拿油画在那里摹这个一点用处也没有。但是怎么解决这么多人来考?摆同样的东西还要写生就极其困难了。但是中央美院还好,招的人不多(500人一次),别的院校就1000人,我们后来缩小到400人,这还好办一些,顶多一万人考或者几千人来考。现在那道程序都取消了,我交作业先看这个作业先刷掉一些准考,这个程序现在都取消了。   记者:那是叫初试吗?   靳尚谊:说起来是初试,实际上是准许报名。就拿他平常的画来看,你有没有资格来报名,还不是考试呢。当然刷掉一批来考就好办了,因为以前我们人少的话,比如这个系我们招十几个人,那么有几十个人来考,十个人或五十个人来考,要考三门课:速写、油画、素描,密封的然后打分。原来几十个人考,因为这个评分不像文化课的评分有一个标准,那个标准答案谁一看就知道根据这个答案我来打分很容易的,这个是看的,画一张素描大家议论这张好、那张不好,当然这些教员应该有一个共同的水平,他们都画得很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   特别里头还有主导教师为主,大家是翻来复去斟酌给他打多少分,这是第一道程序。然后把这三门课全评完了,把密封卷打开,把这个人对上,这个人三个作业的成绩是什么,每个人都对上,然后再斟酌看评得对不对。凭三个作业再看这个人行不行,然后再确定最后的分数,然后看选谁。所以这个艺术门类都是这样的,唱歌要唱是一个人一个人考,那么多老师一看一个人来反复斟酌,互相比较很费事的,这样才能准确。   现在这全免了,评分成千上万的素描全在那里干全看晕了,累得不得了也看不准,赶紧打分先分大类,这是一等、二等…没有像以前那样仔细地比较了就是这样。第一,考试全乱了,是临摹或者默写了。我们中央美院因为招得人比较少还找模特写生,但是有的人根本就不写生。譬如一个男青年当然他也不知道他选什么角度,一进来我是一个侧面男青年的角度,他事先准备了几个方案:男青年正面的、侧面的、半侧面的就这个,根本不看那个他自己就默写了。   这样本来你默写你怎么知道这个对象画得像不像?本来这是不行的,但是老师面对那么多(几百、上千、上万)张卷子,谁管你想不想?只是看你大概好不好就赶快定了,那太费时间了。所以就是写生的它也默写,当然都不是这样的。默写有时候比写生的效果还好,因为它有一套(大块)很快我一套办法给他画出来,写生还得看对象、还得画得像,就没有那么快(那么爽快的),所以有时候默写比写生好,就出现这个情况,默写的这种本事是一点用没有它是概念的。默写有一点用处训练他的记忆力,但是你没有写生的本领你默写是没有用的。所以现在考试的这些问题就是一个选得极不准确,现在有各种培训班真正变成了应试教育!考静物就练习画很多静物有一套办法,画人像要画很多人像背几套全是练这个,我对着你考试我练,最后默写来达到效果。   所以由于这样一种训练方法,培训班如果考上了在我们这里培训进入一年级慢慢就很难调整问题大了。第一,选得不准确了。你选上了以后要改造他的不良习惯非常困难,所以现在艺术院校特别是美术院校就出这么大问题。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你现在让我谈这个有什么用?不知道怎么谈,极不准确。当然无所谓了,好不好无所谓了,选上了是一个职业,当不当艺术家以后成绩好坏都无所谓,能凑合工作就行了,跟以前大不一样。   整个学术大大缩水、打折扣了,一点办法没有,而且思想也乱了、艺术思想也乱了。   记者:艺术思想是指?   靳尚谊:我追求是什么?我画画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以前那么朴素、那么实用。以前我就喜欢画,根据这样一个训练方式这个人就提高得很快,好的、差的能分辨出来,当然都有好和差的,但是这个路子是正确的,追求的目标是正确的,学的东西是有用的。   记者:现在艺考热,美术培训班有一种模式化教学?   靳尚谊:这是错误的,现在有的考生来找我给他辅导,我就不好辅导,我辅导以后考不上了,辅导班培训反而能考上了。你说怎么办?这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记者:那么分析艺术类专业考生,有一部份还是真正喜欢画画的。   靳尚谊:大部分是解决就业问题,这也很正常。另外很多家长认为文化课不好咱们就考美术吧,美术分数线低(300多分还是我在任的时候),以前是200分,190分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那时候大概很多人没有上过学,后来就形成习惯了,好象大家以为考美术就得这样,凡是考不上其它大学的都学画吧,形成这么一种情况。分数线就拉不上去,我有两门拉到300多分,现在不知到多少了,可能到不了400分。我上学那个时候当然计划经济大家不愁没有工作全是计划分配的,虽然有的人分配到地方不高兴有这种情况。但是现在也有,现在你找不到工作了。那个时候没有失业的问题,那个时候总体讲是稳定的。没有找工作的问题,现在改革开放逐渐我们的毕业创作都画不好了,得先找工作毕业创作就不搞了,没有那么多时间了,都是现在很多问题。   记者:像艺术类考生比较多艺考热这样一个现状,是不是也有一部分因素是因为艺术品市场上拍卖的画比较高呢?   靳尚谊:这是一个原因,因为卖价很高,学这个能赚钱,这是一个原因,但是这全是误会。他们都不知道作艺术家极大的风险性,因为所有艺术门类的艺术家(名家)是极少数历代如此。因此选择这种职业风险性是很大的,你要想当有名的艺术家极困难,因为这个选择是极少数人才能成为这样有名艺术家的。比如说历史上哪个时代,欧洲画油画的在17世纪有一个大画家叫伦勃朗很好。但是那个时候很多跟他差不多的一大堆不被人知道,知道的就是他。比利时的鲁本斯,荷兰就知道伦勃朗。所以学艺术的就是这么个情况,你比如说学声乐,真正成为有名的歌唱家就那么几个人,大部分唱挣钱就是了。所以艺术这个门类是风险性很大的一个专业(就是这么个情况),能卖高价的就那么几个人,当然西方很清楚,卖都能卖。有很多档次的,有一般的,拍卖的几十万、几千万另外一回事了。有上档次一万美金以上的这是一个档次的画,几千美金的,还有一、二百美金的,摆地摊的都可以。卖画哪个水平就卖哪个价格!   记者:我们国内也有这样的市场,比如深圳的大芬村、还有北京的一些商业画廊?   靳尚谊:比较低档的市场,都是商品画成批量卖给外国画廊,由外国人再进入他们低档画廊里。   记者:等于现在我们国内的档次也分开了?   靳尚谊:是,但当然分得不大清楚,因为我们这个市场很不健全:就是价格是不稳定的,你拿这么高价买了,你卖就卖不出去了,没人买了。因此这个价格是不稳定的,西方是稳定的。我用什么价格买了,我再卖出去是可以的。这个价格是稳定的,就跟我们买产品似的,我们肥皂什么价格都差不多,质量好、质量不好有一点差别基本是这样,买服装有高档服装、有普通服装,是不是?这个价格跟价值是很配套的,因此这就叫市场。   中国严格讲艺术市场还没有形成,因为它没有稳定的价格,而且很多中国人都买画……艺术的市场是慢慢形成的,西方已经200年了或者150年了有画廊这样,人家都是我喜欢买,人家有高档和低档之分,开始也不是,是慢慢形成的。这个怎么形成的?一个就是个人的喜欢(喜爱),我喜欢这张画我愿意花多少钱买它,它有一个评价标准。另外美术史对这些艺术家都有评价的标准,有的就值钱,有的就不值钱!古代、现代都这样,这个标准跟购买者是一致的,因此它的价格就形成了,这个人是什么价格(大体上是什么价格),当然每个人也不一样,好画这个人价格比较高,好的画、坏的画,大的、小的也不一样,不管怎么说这是有规范、有标准的,中国还没有。   很多是为了投资来不是喜欢,他也听人说这个画好就买,这和西方不一样的。因为我们刚开始,这是经济发展的一个结果。它不是自然的、渐进的,是突然出现的,本来这个艺术市场很不好特别油画。国画因为我们有传统(有上千年的传统),卖画也好几百年了,大概有一个标准。油画前几年根本卖不出去,就这两年时间突然飞涨,而且超过国画。你说正常吗?   现在父母对子女的教育都是不对的,独生子女娇生惯养能好得了吗?突然有钱了对这个孩子就不得了,现在高考开着汽车,考大学父母跟着,以前哪有这个事?自己去闯吧!这样的生存环境、教育环境,人能好得了吗?很简单的道理,但是谁也不会听进去。   记者:对一些学生您应该是给他们一个好的方向、一些建议?   靳尚谊:当然应该是这样了。因为近一、两年我跟大学和附中都讲过课都是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解决不了大问题,也有人听不进去。因为跟他的心态是不一样的,我现在要告诉大家的:   第一、就是要实际。你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好高骛远,要对自己和社会有一个客观的评价。   第二、要踏踏实实做一些小事情。你当前的本职工作、你学习的什么课,老老实实把它学好。中国人现在需要这样,不需要做什么大事,大事就是大的方针政策中央很好、非常好,现在缺的就是实干精神。全中国每个人踏踏实实把本职工作做好,把每一件具体的小事(你所面对)都做好,这个国家就进步了、规范了,人的心态就平静下来了,但是做不到。因为竞争太激烈,谁也不可能这样做。

(责任编辑:黄文娟)
分享到: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3 雅昌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