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靳尚谊专访“从马训班开始的中国油画教育”

2013/10/25 13:36:13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要:主持人:靳老师,欢迎您今天来到雅昌艺术网。   我们想就马克西莫夫来华50周年这个方面以及中国油画教育、以及油画百年这三个专题想对您做一个专访。   第一个问题在您参加马训班之前您的作品我们很难见到,能不能介绍您参加马训班之前的一些创作?   靳尚谊:应该说马训班之前我没有画过

推荐关键词:油画 靳尚谊 马克西莫夫

主持人:靳老师,欢迎您今天来到雅昌艺术网。   我们想就马克西莫夫来华50周年这个方面以及中国油画教育、以及油画百年这三个专题想对您做一个专访。   第一个问题在您参加马训班之前您的作品我们很难见到,能不能介绍您参加马训班之前的一些创作?   靳尚谊:应该说马训班之前我没有画过油画,画的主要是素描。素描大多是习作,现在也很难找到了,我自己都没有保留。原来留在学校有几张,最近我去油画系查也都丢了。   我的油画应该是由马训班开始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马训班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考的,而是推荐应试的,您是怎么被推荐考到马训班的,您考这个班之前对马克西莫夫有什么了解吗?   靳尚谊:马训班是培养油画师资的一个班,所以都是从各艺术院校学油画老师里头推荐的,推荐上来以后进行考试,考取了以后进入马训班学习。   主持人:考试之前对马克西莫夫有什么了解呢?   靳尚谊:考试之前对他基本是不了解的,但是很偶然的机会在1954年有一个苏联美展,那个美展是我第一次见到大规模的欧洲油画。很多学校的年轻人到那里去临摹,我选了一张苏联科学院院士的肖像,这张就是他的作品,除此之外对他都不了解。   主持人:你们考马训班之前是不是要进行一些准备呢?有面试吗?   靳尚谊:学校推荐要考试但是没有做什么特别准备,主要是政治课、文化课,包括美术史和美术概论。另外就是考素描。面试一下很简单。   主持人:您进入马训班之前素描画得挺很好了,进入马训班之后马克西莫夫也教素描的东西,这和您之前的学习有没有什么冲突?   靳尚谊:是不存在冲突的。   因为我以前在中央美院学习素描的,那些老师是由法国留学回来的老师教的学生教我们的,是间接由法国来的。   这次由苏联(俄罗斯)来的。俄罗斯、法国包括德国,他们的传统全是由意大利传过来的,所以他们的传统是一个不是好多个。   因此跟法国人留学回来学好或者到法国学也好,跟苏联学的也好,实际上学的都是一个东西,素描的原则、色彩的原则是同一个,不是有冲突,而是补充了我原来学习的不足。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毕业创作吧?   靳尚谊:我的毕业创作作品是《登上慕士塔格峰》。   毕业创作题材都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我开始选择的是毛主席视察黄河,当时修三门峡水库,我到了那里去深入生活收集了很多资料搞构图,但是搞了很多构图画得不好。马克西莫夫认为画得不够理想,所以他就建议我画另外一个题材。   当时我们国家的第一次登山就是去登慕士塔格峰,苏联的登山队帮助我们一块去登山,组成了中苏混合登山队。登山队刚登成功回来了,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到北京他们驻扎、修养的地方给他们做了一个访问,了解了整个登山队的情况,而且给他们画了很多素描,回来根据这个我构图了这幅毕业创作,马克西莫夫看了这个之后觉得好就定下来了。   主持人:您的这幅作品展出之后大家有没有什么评价?   靳尚谊:展出之后总的来讲还可以,但是不是最好的。   主持人:当时公认的最好的作品是谁的?   靳尚谊:马克西莫夫比较喜欢的是汪诚一的《信》、侯一民的《地下工作者》、还有詹建俊的《起家》这三张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当时社会上对于这次展览有什么评价吗?   靳尚谊:展出后朱德委员长也来看了,这一次的展览作品大概一共就是19张、20张(每个人一张)油画,当然还有一些素材,一批多人物的油画在中国之前非常少出现。   这个展览在社会上产生很大的反响,因为以前没有或者很少有这种创作作品展。多人物的现实主义创作在当时的中国非常少,解放前基本没有。在此之前有少数画了几张革命历史题材,像《开国大典》、《地道战》,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比较多作品的创作的出现,所以社会上比较重视、反响也比较大而且印成画册等。这种规模之前是没有的。   主持人:请您谈一下新中国成立之后50年代这个阶段中国油画教育的情况?   靳尚谊:应该说油画训练班之前中国油画教育没有,因为我1949年入学,入学以后就成立中央美院。中央美院当时没有油画系,而是绘画系、雕塑系、实用美术系(工艺美术)三个专业。   绘画系里主要是素描、水彩这是两个基础课。还有线描当时叫勾勒,这都是基础课。   我们的创作形式不是油画、也不是国画、版画,而是年画、连环画、宣传画。当时培养目标是培养为从事普及美术工作,为大众服务的美术工作的学生,所以我在本科毕业之前没有画过油画。   本科毕业以后留校读研究生,我1953年本科毕业的,以画素描为主研究生第一学年,还没完就考入马训班了。马训班对我来说应该是正式油画教育的开始。马训班两年半的时间等于也是读研究生了。   主持人:马克西莫夫在国内的教学方式在您这几十年的教学实践中有没有什么影响? 靳尚谊:我们的油画教育中,包括西方的素描教学中,马克西莫夫应该是最正规的,是真正将西方人传统的东西介绍到中国来。不要把他简单看成苏联或者俄罗斯人,应该看成欧洲人,而所有欧洲国家绘画的传统只有一个。所以这是我认为欧洲的、正规的油画和素描教育的开始,我接受的是这个东西。   主持人:在新中国几十年的美术教育过程中,教学方法是跟着时代变化产生一些调整,我们想谈谈您在这几十年中美术教育的变化?   靳尚谊:基础教育比如油画中的素描、色彩应该是没有什么变化的。这是欧洲的东西又不是我们的东西,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到欧洲看展览之后,加深了对基础的理解不是改变。所以我在这几十年从事油画素描教学上基本是按着马克西莫夫教的路子,也就是欧洲的路子来教的,只是深化不是改变。油画的变化是形式风格的变化,基础是不变的。   我1979年去西德考察,参观了很多美术学院。我当时就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封闭很长时间,很久没有跟欧洲交往,以前只是和苏联、东欧。去的时候我带了一个问题,素描教学这些年来有没有什么发展?   问了德国基础的教员,他一句话就把我给顶回去了,他说:“我们和二百年前一样”。   欧洲自建立了油画这个品种之后,它的教育原则是没有变化的,风格是变化的,但是基础和它的原则是不变的。因为这是一个画种造型体系的原则,正像中国画的线描这个造型体系和笔墨就不会变,一变就不是中国画了。   油画要是变就不是油画了,但是中国人经常是不清楚这个问题,所以改革开放以后提出一大堆很不实际的问题。这就是因为中国很多人不了解情况,而表面地理解西方才出现这些问题。   主持人:马克西莫夫和马训班对新中国的美术教育,尤其是在美术教育重建过程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上个世纪80年代左右,人们对马训班的诟病是非常多,认为这个作品政治色彩太浓了,阻碍了中国油画的多样性发展,想问一下您对此的看法?   靳尚谊:如果是我们说以前比较单一、比较窄,并不是文艺方针窄,文艺方针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是执行过程里面比较窄,这跟马克西莫夫没关系。我们学他的艺术和专业基础,这和方针政策有什么关系?提出有问题的人都是荒谬的。   主持人:在百年中国油画的大背景上,怎么评价中国的传统油画和当代艺术家的油画语言表达之间的关系?   靳尚谊:这个问题稍微复杂一点。   因为我们研究油画是三个阶段。19世纪印象派以前的是古典和现实主义的阶段,由古典到写实绘画都是写实这是一个传统的。印象派开始特别是后印象派开始到抽象派这是现代主义阶段。 当代的东西应该属于后现代,那么后现代主要叫“观念艺术”,“观念艺术”是以装置和行为艺术为主的,这种观念的东西也变成绘画了,所以它叫“观念性的绘画”。这个现在统称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和现代主义艺术是不同的。现代艺术和传统艺术是一个画种的延续,它的原则、基础都是一样的,辨别好坏也是一样的,只是风格有了变化,风格是平等的,风格没有先进与落后、好和不好之分,每一种风格都要好的和不好的,要清楚这么一个基本的道理。   因此传统的绘画和现代主义绘画都是很重要的,西方60年代以后(信息化社会以后)到了80年代就有观念的东西出现了,以装置为代表的一些艺术形式,这种东西上个世纪90年代在西方社会广为流行。 中国在上个世纪末才开始出现,近几年稍微多一点。开始的时候还是装置、行为艺术这些东西,近几年出现了观念性绘画当代的东西,因为这个时间并不长。   虽然九十年代也有一些东西,近几年也就多起来了。   这个和现代绘画是不大一样的,它的特点是图像化,图像化就是他们的作品全部是由照片和电脑现成图像转化而来的,跟传统绘画和现代主义绘画是通过写生来的很不同。

(责任编辑:李喆)
分享到: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3 雅昌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