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作为教育家

靳尚谊:作为教育家

朝戈评述

《靳先生与理性精神》

80年代,靳先生非常鲜明的在中国的艺术教育界提出了加强中国造型艺术的基础问题的一种鲜明看法,认为中国艺术如果需要好的发展,还需要打更好的基础。这种思想对80年代的中国美术界的推动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的结合。

靳先生作为导师,无论对青年学生,还是对我们都有十分的耐心,对我们绘画中出现的问题,总是用最简洁的语言,最扼要的进行点评,靳先生在教学过程中非常尊重历史,对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以及教学的理论基础从更大的历史时空中阐述,使我们能够摆脱一种在某个时刻对事物认识的局限性,我想这种冷静的判断和学风对我们都有深刻的影响。在常年的接触中,我们感到靳先生对复杂的现实始终保持一种较为客观主义的态度,力求对周围的复杂现象做客观和本质的综合。

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种自信、张扬、学派林立的一种环境中,靳先生始终把握了对西方油画的造型的、主要的那种本质的理解方式和学说,使整个艺术界不至于因为不同的学术见解而造成太大的分裂,这需要很大的对事物综合理解和理性精神。

对于艺术上的不同见解,靳先生在学风方面也保持了非常宽宏、深厚的态度,能够容忍一种完全不同的思想并给予善意的指导。 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靳先生的个人生活朴实无华,在他身边没有一件奢侈品,这反映出他是一个具有崇高情操的人,淡漠物质生活,待人平等、温和、宽厚。

杨飞云评述

《清醒的力量》

他本身就是一位积累丰厚的实践者,所以学生所遇到的任何问题在他的眼中都很清楚,他尊重学生的天赋秉性,不教风格样式,而是不断地把学生引领到绘画的本质规律上去触碰。言语精锐,从不唠叨,切中要害,直指精要。透彻的分析力、深刻的洞察力,总是能把学生混乱的思维一下子理清,使迷惑在表象上的学生看见事物的本质,从而安心进入切实有效的研习状态中。当需要时他就在学生作业的关键部位动几笔,以示要妙,使学生豁然明了。到了一定的火候,他直接在众人面前示范写生,使所有的说教都显得软弱了,这种直观的启示性教学极有说服力,功效显著。更要紧的是常常在先生的家里,平等、亲切、放松的交谈,从历史、人生、政治、艺术、文化等无所不包的话题中,贯穿着靳先生的理念与观点,启发学生的心性,拓展学生的视野。有些学生回头总结说,靳先生的教学在学生的身上10年后才更显出其后劲与效果。靳先生像一位得了道的修行者,怀着纯正的心态,更似一位年长的学子,不息地追求着真道,稳健儒雅,平和清晰地行走在我们的前头,以标杆式的榜样的力量,从教学、绘画及人生方面深深地影响着周围的人。

由于靳先生不断的研究教学和不断的创作探索的特点,使得他把写生这一课堂教学的方式改造升华成为艺术创作方式。里面既含有对第一自然的深入体验和鲜活的观察,又有应用法度把握整体概括的处理,来表现自己理念的严整与鲜明,使绘画的基本要素确切、可信、到位地显明出来了。

孙为民评述

《靳尚谊先生的教学理念》

靳先生珍视几十年形成的传统,科学地理性的分析了东西方文化,清晰地梳理学术思想。文化革命之后,靳先生主持油画系第一工作室。明确提出,第一画室始终把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研究和继承放在首位,特别是研究从15世纪文艺复兴到19世纪印象派这500年欧洲的写实绘画传统。并进一步指出研究欧洲绘画传统的必要性,在于认识对客观物象做直觉的科学性的深入细微的描写,创造写实美、真实美。重视研究抽象出那种纯粹的、绘画的审美特点:体积的、空间的、富有震撼力的厚重性和丰富性。靳先生在总结这个体系时明确地说它是以明暗为手段,研究和表现处在空间中的物体和造型体系;以光源色为研究对象所形成的真实的、和谐的色彩体系。这种造型体系的核心是体积,既表现物体与物体之间的构成关系和他们形成的厚重而丰富的黑白关系。这种色彩体系则是通过写生和研究光源色所形成的色彩的和谐美。这两方面的结合形成油画的体系性特点,有别于以线为主的东方绘画体系。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3 雅昌艺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