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作为艺术家

靳尚谊:作为艺术家

邵大箴评述

《靳尚谊和当代中国油画》

结构严谨、单纯,表现层次丰富,人物刻画真实、生动,平面装饰感与真实空间感的巧妙结合,线造型与体面造型的有机交融,是靳尚谊油画艺术的鲜明特色,而在古典写实油画中融进中国民族传统的审美趣味,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民族气派,是靳尚谊对中国当代油画艺术的重要贡献。

潘世勋评述

《坚持不懈的选择》

应该承认,靳尚谊一直是一个非常具有探索精神的画家,他后来的创作实践也证明,在写实绘画领域中,不论在艺术构想还是形式表现,他都时有新的创造与开拓。

我想他深厚的素描造诣,正是由于这种超过他人的严格要求和长期不断地训练才取得的。他的素描训练并非仅靠课堂,从我认识他起,就知道他有“每逢佳士必写真”的习惯,一有机会就找人画像,而且画必十分认真,常画到模特坐不住为止。

1969年下放到干校农场劳动,后期才允许画点画,但不少人早已意懒心灰,记得当时常要“讲用”,也只能讲“斗私批修”,有趣的是,靳尚谊有一次讲的竟是通过画领袖像提高素描功力的内容。所以他在那种特殊情况下,即使笔下训练中断,头脑中的探求仍未停止。

有两件我经历过的小事例值得一提:1974年我率进修班学生在首都钢厂开门办学,12月的一天炉前发生严重的钢水“大喷”事故,有四位炉前工人重伤,后来三人在医院中抢救无效逝世。当时钢厂要为其中的车间主任开追悼会,但只找到他工作证上唯一的一张照片,高不足两厘米而且模糊不清,我多半靠印象用半天时间画成一幅一米多大的素描,工会来人认为已是十分相像。当时靳尚谊也来厂协助教学,因身体不好可以不参加劳动,我由于下午要带学生去车间,便让他将画像继续做些修改,但当我们回来之后都非常惊讶,他从未见过本人,但他给画像补充出原照片所没有的大量深入的细节,又完全符合其生理特征与精神气质,工人见了都反映这画太栩栩如生了。听说后来厂方与家属商谈善后时,家属唯一的要求是把这幅画像带回家中。另一次大概是在1976年,他为学生做素描写生的示范,当时本科与进修班学员有几十人围观,后面的人只好站在椅子上看,十几分钟后,模特准确鲜明的轮廓和特征都已跃然纸上,半个小时不到,体面结构空间虚实的表达也已臻完美,引起周围一片赞叹声,还有人激动得鼓起掌。但之后靳尚谊并无停笔之意,还是不断观察不断修改,又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告完毕。这时不少学生已离开椅子去抽烟,个别人甚至打起哈欠,一些人大概是失望于唯见靳尚谊认真观察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招诀窍,或者难以领会他后一阶段不厌其繁地反复调整润色的必要与用心,大概只有很少人才能真正地意识到完成作品中那些微妙高深之处,我想恰恰在后面一个小时,才更显出学生与他水平高下的差异,其中既包括技能、也包括审美。

闻立鹏评述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的艺术创造》

他以现代人的艺术视角,创造了一种典雅、静穆、优美、含蓄、宁静、和谐的审美情趣,创造了一批富有现代美感的艺术形象,从而继续发展了第一、第二代前辈画家徐悲鸿、吴作人等为代表的写实主义传统,影响了一批后来者走上新古典主义写实体系的道路。

钟涵评述

《从近距离到远观》

他在以肖像画为代表的写实油画上所积累起来的是:充实的功力、更趋向成熟的见地和独特的风格特色,这表现在他画中更熟练地经营有方、以理节情的自我掌握、文质彬彬的品格修养。

以靳尚谊而言,他的艺术生活中不乏视觉的敏感和心理的敏感,倘若没有感性的主动性,他的作品是不会有如此耐人品味的魅力的。然而他确实治艺态度沉稳,不感情用事,不作天马行空的幻想。我觉得,他是把感性的东西经过理性的审视之后再回归到感性的表现上,又把感情的真挚置放在经过深刻了解和文化陶冶之后。

靳尚谊的作品生成于他的艺术性格,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他的一种独特风格或品质。

他从来不是一个只把绘画当做个人出路的人。他把绘画这个职业中的追求与这个时代的先进文化的使命自觉地联系在一起。

曾经概括地总结了两个“漫长”:一个是自己对油画艺术的掌握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一个是“中国油画要走自己的路”,“只有学好西方的艺术语言与表达能力,又具有中国传统民族文化精神才能成熟”,这更是整体上更漫长的过程。

詹建俊评述

《靳尚谊对中国油画的发展》

他的作品具有古典主义的风格,相当细致地刻画对象,需要扎实的基本功、严谨的功力。

他的审美比较典雅、含蓄、注重人性的生存一面,与现代艺术讲究个性张扬的不一样。他偏向于典雅的有一定深沉的唯美的考虑,带有一定的人文考虑。

靳先生作品是含蓄的、柔和的,总体谐调下的色彩发挥,完全吸收了很多古典主义的东西。

简森.爱德华.考夫曼评述

《从一位中国艺术家研究一位西方古典大师想到的》

靳尚谊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官方艺术家。他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他是中央美术学院前任院长,经常应邀参与政府的各种与艺术相关的委员会,作品被国家博物馆和其他重要美术馆收藏。但是,他的声望不是出自于传统的中国画,而是来自于油画。几十年来他潜心研究欧洲古典学院派的油画艺术,最终成为中国油画人物画家的典范。

在技术层面上,靳把用于向大众图示宣传的工匠式手艺提升到更复杂的技艺,这种技艺来自于对油画的高雅传统的理解和勤勉研究。虽然它在中国是激进的,但是在西方同时代人的语境里,这些技艺显得非常保守,甚至倒退。当他拥抱古典写实主义之时,学院传统早已被现代主义所取代。靳自己回忆道,“那个时候(即八十年代早期)我们向后走而没有向前走”,学习了一种在西方已经日暮的风格。

在西方,大量艺术家、画廊和藏家都专门做具象写实主义,但写实的作品总体上被排斥在当代艺术的主流之外,除非艺评人觉得它们在观念上或理论上有足够深度。例如,七十年代的照相写实主义画极为精细的相片的复制品,抹去了笔触,而笔触正是艺术正品的传统标志。八十年代时,纽约艺术家埃里克?费舍尔(1948年生)画了颓败的郊区和儿时的创伤,他的画因为将当代社会的精神层面引入当代写实主义而受到关注。

自六十年代以来,德国画家格哈特?里希特(1932年生)尝试过很多风格,其中有一种根据报纸、电视和其他来源的的新闻图像创作的朦胧的写实主义。他是很多在当代延续写实传统的艺术家中的一位。另一位是纽约的画家可海恩德?維里(1977年生),他画中的非洲裔美国人如同古典大师画作的对象。现在,在出现《向维米尔致意》之后,靳尚谊已经有资格把自己的名字加入到这个名单之中。

林笑初评述

《第三代中国油画家研究》

靳尚谊是具有中国文人情怀的画家,他在研究西方的油画语言同时,有意图表达中国文人画的意境。

但是不管运用怎样的技法,靳尚谊的作品表现出的高贵、典雅与清淡的古典的精神美仍然是其作品的核心。他认为中国油画应根植于中国传统的民族文化,其油画艺术必须在掌握西方的油画技术和基础上,再把中国水墨的写意性和油画结合起来,创造中国的画风,从而使油画具有中国风格。正是在这种认识之上,靳尚谊的作品中饱含了油画艺术语言的美感,同时体现了特有的中国油画的精神面貌。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3 雅昌艺术网 版权所有